とある現実に存在しない 引き出しとカード

私のことを 見つけないでください

丢上来存个档 _(:з」∠)_自家女儿来占个位?希望下次再有机会的话参加玩玩叭……这次投稿截止了才知道的实在太晚了✘

【监管者】
【姓名】馥鸢
【特质】【镜面之人】馥鸢拥有两种身份。青衣水袖的戏子与手持古琴的乐师。戏子身份下视野范围内出现的求生者越多馥鸢的移动速度越快;乐师身份下视野范围内出现的求生者越少她的移动速度越快。两种身份需要时间变换,馥鸢初入场时的身份为戏子。
【职业】“青衣”/乐师
【人物介绍】将柔弱与文雅完美诠释的馥鸢是京城最著名的戏子,她的场必定人满为患一座难求,若非如此绝不露面。传说她的眼睛可操控人心,声音可绕耳百日。可又有谁知暮色时分悠扬优美的琴声也是出自这位以歌喉卖座的戏子之手?
【出身阶级】下等人?
【年龄】外表大概20出头,但她的见识和经历无论如何也与这个数字不相匹配
【出生日期】4.4
【兴趣】飞纸鸢,做刺绣,绘山水,书历史
【擅长】戏曲,琴瑟箜篌
【讨厌的】华而不实之物,虚假的太平
【喜欢的】舞榭歌台,雕镂玉砌,朱木高阁,这些会被时光留下痕迹的东西。以及,以她为主角的戏,为她所唱的歌,因她而谱的曲。
【声音特征】优雅婉转的女高音
【能力介绍】【形态变化】
0【戏台人生/琴瑟人生】戏子身份下的馥鸢并无攻击性且无擦刀动作,攻击按键甩出水袖强制使被击中的求生者回头2秒并降低其跑动速度。与求生者四目相对的馥鸢可以点击技能按键让自己对该求生者进行记忆,而该求生者会陷入2秒的停滞状态。乐师身份下的馥鸢攻击范围为弹奏音律的直线2米内。点击技能按键拨动琴弦可以进行以自己为圆心的半径范围内的音波攻击,但发动此技能过程中馥鸢无法移动。音波攻击可以无视圆圈内的一切障碍物击中求生者。
1000【一梦浮生】被认定的观众永远无法离场。馥鸢可以长按技能按键选定目标直接来到被她所记忆的求生者身边2秒,过后将回到之前所在的位置。
2500【戏音逝梦/琴音逝梦】戏子身份下的馥鸢长按技能按键可以在唱戏的同时短暂与之前记忆过的求生者的眼睛通感,双方互换所看到的景象2秒,在此过程中馥鸢无法移动。乐师身份下的馥鸢可以长按技能按键弹奏更多的音符将自己的琴音扩散到全场并感知被记忆过的求生者具体位置,且可以直接使该求生者受到攻击。

【求生者】
【姓名】库萝薇尔·艾丝特
【特质】温柔 努力 勤奋 细心 人妻(x
【职业】“女仆”
【人物介绍】外表看似是出身上等人的库萝薇尔意外的是个孤儿,靠做着最苦最累的劳务过活。为了弄清楚自己究竟是谁,她必须拥有被实现愿望的资格。她必须要争取到的。
没有5岁之前记忆的她或多或少保留了或许来自曾经原生家庭的习惯,她拥有良好的礼仪和家教以及极高的学习天赋,但是现实只能让她努力适应现在贫苦的生活。即便如此残酷也没有压垮她,她很快接受了如今的一切,并且依旧乐观的笑面世界。
【出身阶级】孤儿-下等人
【年龄】并不清楚,看外表或许刚刚成年
【出生日期】未知
【兴趣】一切她所没有接触过的见识过的东西
【擅长】一切家务清洁
【讨厌的】身份不明的自己和抛弃了自己的父母,或许还有冷眼旁观的兄弟姐妹
【喜欢的】能够与她建立平等朋友关系的人
【声音特征】柔软温和的女声
【能力介绍】
【地面清扫】随身携带清洁工具,水桶中装有混合了清洁剂的水,洒在地上后若有监管者或求生者经过则会滑倒陷入眩晕,该求生者接下来的脚印痕迹持续时间增加5秒,若该地面上存在队友的脚印或小丑的零件则可以消除。也可以向视线方向内存在的监管者头部泼洒,使该监管者眩晕时间增加30%,但需要消耗更多的水且自动命中率较低,可以手动进行瞄准。瞄准过程中可以移动,但一旦释放时则会原地站立。丰富的清扫经验使她能在水上保持平衡,且在经过时可以获得一次短暂的加速。若使用拖把可以将水滩的范围扩大,但同时水滩只能存在10秒。未被使用过的水桶会使她跑步速度降低10%。每次进场时她都会准备好整桶清洁水,水的消耗取决于每次她地面清扫时所使用的量。
【自主清洁】对自己要求严格,时刻注意个人清洁,跑动过程中不会留下脚印。耳濡目染下,队友留下的脚印痕迹持续时间减少1秒。因为能及时发现地面的污渍,可以看到同伴的脚印。但她对于翻越板窗有潜意识的排斥,板窗交互速度降低5%。
【机械初识】从未接触过机械产品,破译密码机和开门速度均降低20%。破译密码机时触发校准的概率和校准难度均提升100%。但她拥有极高的学习天赋,若和队友一起破译时则不会触发校准,速度也将恢复正常水平。

【姓名】玫蒂卡·艾薇拉
【特质】神圣 欺骗 假象 自私 消极
【职业】“诗班员”
【人物介绍】玫蒂卡想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吟唱着世间最圣洁的诗曲,那颗跳动的心脏却在渐渐腐朽;她曾被那端的人称为魔女与不祥之物,却在这里做着神最忠诚的信徒。她完美的欺骗了自己,变得薄情寡义、看淡生死,内心却依旧颓废、自卑、自我厌恶。心理极度黑暗,凡事都消极对待,严重厌世。不相信一切只能依靠自己的同时又常常质疑自己并且希望得到神的救赎。这是一个可悲的死循环。是个缺少一个能让她心脏重新跳起来的人或事的,急于求死的人。
被抛弃之人只会不断的自我厌恶和排斥一切。
但这一切都是内里,表面的她依旧塑造着神圣信徒的形象,眯眯眼与纯净的微笑是她面部的标志。
她在森林深处的情报屋接受一切来访,当然要排除掉她去白教堂的日子。在这里你几乎找不到她所不知道的事,她所作的每一篇诗曲都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那些她都亲眼所见也说不定。
直到有一天,我们的班长忽然消失,她拿走了所有她所谱写的诗谱,森林里的屋门也再没有被打开过。
或许她是因为那封信里的“666”,也可能是因为前些日子在白教堂的所见所闻。可是,谁又知道呢。无论是一心寻死也好昙花一现也好,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不是么。
玫蒂卡是矛盾的集合体。她一方面自私自利,凡事都从自己角度出发,都只为自己着想考虑,一方面又极端否定自己,厌恶自己,渴望自己的死亡。她一方面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并且唾弃将虚无缥缈之物当做生存信仰的人,另一方面却成为了白教堂里歌颂神明的唱诗班中最优秀的诗班员,成为了大家眼中神明最忠诚的信徒,最有资格接近神明的人。渴望救赎却又无数次绝望,对于这样的她来说,或许在这座庄园中她可以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
【出身阶级】没落贵族
【年龄】啊上帝以她的外表最多16!或许只有13岁也说不定?可又有谁知道真相呢
【出生日期】12.25
【兴趣】知晓一切,然后将自己置身事外
【擅长】使自己知晓一切,使自己完美脱身
【讨厌的】真正虔诚的信仰
【喜欢的】不被虚伪掩盖的所谓“肮脏”
【声音特征】空灵的少女音
【能力介绍】
【神曲】献给神的诗曲,歌咏与赞美神的伟大是人的职责。身为神最忠诚的信徒,神在人间的代言者,她可以拿起诗册吟唱圣歌净化自己身体周围的这块土地或是借神的眼睛看到的自己曾经到过的某个坐标,到达坐标成功记录时会给予一个提示。坐标范围包括全图的密码机、大门和可拆除的狂欢之椅。该吟唱过程可以被打断,打断后即进入冷却,一旦此时被攻击直接恐惧震慑。倒地和坐在椅子上时也可以进行更长时间的吟唱以触发净化效果。该效果维持20秒,因为她是唱诗班最优秀的诗班员,效果时长增加10秒。踏上这块土地或坐标的求生者可以直接恢复身体状态,而监管者则会进入短暂的失明。但神不会一直庇佑这个灰暗的世界与肮脏的人类,在净化效果持续时间结束后再一次被攻击到时该求生者将直接倒地。在那之前若是接受到短暂的治疗,将会恢复正常状态。因为玫蒂卡并不会将自己交付于神明,此特质对自身无效。冷却80秒,一进场便开始进入冷却倒计时。若当她坐在狂欢之椅上时已经记录过6个坐标,则可以看到各个坐标的情况。因为诗册全部是由玫蒂卡自己谱写的诗曲编集而成带到庄园里来的,所以并不能从箱子内找到。
【自泣】一位自我厌恶者和消极出世者也是不会将一切交给自己的,或许在有些时候她更希望自己赶紧消失。在狂欢之椅或茧蛹里被淘汰的速度提升20%。没有支撑和信仰的人终究会被击垮,倒地后自愈速度降低30%。消极的情绪使她不存在强烈的生存欲望,在气球上挣扎的速度降低10%。
【幸祸】薄情寡义的玫蒂卡在内心深处只会对着失败者说着“活该”,并且一切以自我角度出发的她会踩在同伴的尸体上获得生的权利。每当有队友受伤、倒地或被挂上狂欢之椅时,破译密码机和开门速度均提升50%,该效果可以叠加。但同时她的内心也会出现剧烈波动,破译密码机时触发校准的概率和校准难度均提升50%,该效果可以叠加。
【迷惘】这样的玫蒂卡只能是不知道自己的归属在哪里。一旦被监管者击中一次便会陷入一次自我封闭,无法进行跑动操作。或许强烈的死亡逼近感可以将她拉回现实,板窗交互一次后自我封闭效果消失。因为她的童年习惯于逃跑,拥有小巧灵活的身体足够的经验良好的身体素质和高超的脱身技巧,板窗交互速度均提升30%。

评论

热度(6)